爱与和平主义者

烂到不行的回应

 @骨K-BoNe 

恩……想说的都在这里了,以后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本来我们就没尝试过深入了解对方,别人和我说起我依然会说啊是啊这是个画画很厉害的人,我能做到的只有平静的把一切了结。

万万没想到我这么纯洁的画手也有被屏蔽的一天,刚发出去就没了LOF简直手速惊人【暴露了程序猿女朋友是右手的现实【喂

男孩子骑在男孩子身上露膀子有什么不对!

继续补档

前6P小英雄同人

7,8丹金

9黑白来的鸡流

10流石太太的JK自设

后面的略少我就不打TAG了

我流黑久设定条漫补档

填坑遥遥无期

前3P胜出,后轰出

前方漫画大后期剧透慎入

啊,法斯有那————么好

并没有辰砂露脸的辰磷

后2P补个档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第九章 前行

短小的一章,僵硬的突然开始谈恋爱

火并没有蔓延到室内,石切丸踏入药店才发现,燃烧起来的只有店外而已,店内有许多细碎的水渍和未融化完的雪堆,红色的围巾被扔在地上,蜿蜒的布料指向一个半开的门。

红叶醒来后就发现后脑一疼,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之前防备刀刀斋行动预备的小刀完全没有出场机会,她没想到刀刀斋会在已经要结束逃亡生活的这个时期反水。

那个女人做事一向有理由。

【还要前往B市吗】

大概是顾虑付丧神会暴露在政府的视线中吧……刀刀斋一向多疑,会因为这种原因离开也算情有可原。

只是她把本国的政府想的太能干了……现在这种时期救人都来不及,更别说去检查什么可疑的外来人员了。

这个时候昏暗的仓库...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第八章 团队脱离



刀刀斋看着手里还在冒热气的鱼罐头汤,眼角抽搐,红叶和永安都因为难得有闲余吃上热食,现在吃的很惬意,龙飞因为是伤员,有吃的已经很满足了,本来也无所谓吃的到底是什么。刀剑男士们也都因为生于日本这个以鱼为主食的国家,对于鱼的料理不会有抵触感。

他们聚在高速路下方的河流,高大的柱子和周围茂密的植被是他们最佳的庇护场所,在这种被巨大植物藤蔓缠绕的柱子下,就算生火也没人敢接近。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怀有恐惧,更别说现在还不亲出随着末日出现的迷样的植物是否会对人造成危害。

鱼罐头是他们从一个废弃的加油站的超市搜刮到的,为了避免遇到同样出逃的人,刀刀斋建议到高架桥下方露营。

“不管怎么样,隐藏起来主动权...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第七章 幕间

#不影响主线的短打,有其他婶婶出没

刀刀斋有些控制不住睡意,她是坐到摇晃的车上就会睡着的体质,红叶的车技很好,就算开在植物蔓延的公路上也不会让人觉得太颠簸,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母亲也经常开车送她往返大学和老家,而工作繁忙的父亲,很少能抽出时间陪她们。

是了,就是这个时候,或许更早,就是这个时候母亲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啊,钻了寂寞又劳累的母亲的空子,把我的家夺走的人啊。

刺骨的恨意突然涌上心头,刀刀斋眼神暗淡下来,突然散发低压的女人让同坐在后座的堀川下意识摸向了腰间的佩刀。永安和红叶坐在前座,刀剑男士全坐在后座,作为伤员的刀刀斋自然也在其中。然而等他看向刀刀斋的时候,女人已经抱着蓝发的男孩睡...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蜻蛉切线·第六章 合作(下)



这一夜十三月睡的意外的安稳,身上非常暖和,可能是退烧药的缘故,她少有的没有做噩梦。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窗外吹入的冷风将她唤醒,高大的男人就在沙发边盘腿坐下,此时正闭着眼睛小憩。

男人肩膀处的衣服看上去有些湿,可能是在外面守夜了一段时间,不久前才换班来休息的吧。

十三月往盖在自己身上的大衣里缩了缩,愣了一会儿。

这是刀刀斋的衣服。

起先她以为这是蜻蛉切帮她找来的不知名的人士的衣服,仔细一看,居然是刀刀斋穿着的大衣。少女起身的动静很快惊醒了本就浅眠的蜻蛉切,男人看了看少女的脸色,露出安心的笑容。

“太好了,十三月阁下,气色比之前好很多了。”

十三月想开口问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蜻蛉切线·第五章 合作(上)


#别人家婶婶出没注意

失算了。

刀刀斋看着把自己和小夜围在大路上的成群的回溯军,这样想着。

啊啊一时气血上头失算了,最糟的结果。

从便利店离开后,刀刀斋本来想趁着摩托车的油,和自己携带的食物还算充足,一口气冲出城市内围,结果遗忘了摩托排气口的轰鸣会引来回溯军这回事。

当时匆忙的启动摩托车,完全没注意这是老旧的有排气口的类型,刀刀斋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一个酒瓶。

“第一次实践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呢……小夜。”

女人将扭开盖子的酒瓶扔向回溯军,蓝发的男孩从座位上跃起,手里同时投出一个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防风打火机。

轰!!

火焰瞬间随着酒瓶和打火机的落地在地面瞬间生成一片火海,...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幼女番外



各位幼小的审神者们都被刀剑男士们带走了,小夜看着还坐在积木堆中抖动肩膀,看上去还在哭的幼小的主人,有些不知所措。

平心而论,他也只是作为战斗工具的经验多而已,作为人类,拥有自己的思考和心的经验,比幼小的刀刀斋还要少。

小夜面对的总是那个冷静的,似乎遇到什么事都波澜不惊的刀刀斋,这样的主人让他很安心。但是眼前的是什么都还没经历的幼小的刀刀斋,要怎么和一个情绪化,冲动的刀刀斋,相处,小夜并不明白。

“嘟嘟嘟!”

然而前一秒还状似伤心的女孩“蹭”的一下跳起来,双手叉腰,脸上完全看不见泪痕。

“伟大的m78星救世主复活!”

小夜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孩把自己的小木棍捡回,然后蹦哒着跳下积木堆...

【刀乱末日企划】醉酒番外

#婶婶癫狂注意

#日常我家婶婶把别人家刀绿了系列

名为人类的生物往往带着多面型,只是一时的映像很容易让人对一个人的本性产生天大是误解。

只见刀刀斋一脚踩在桌子上,震的五十岚面前的杯子都倒了一片,然后女人打了个嗝,以惊人的力气一把抓住大典太的衣领把他从五十岚身边捞了起来。

“大爷我很早就看你这个秃眉毛的丧系爷们不爽了!!”

大典太0-0?!!

小夜=口=――

刀刀斋的突然暴起并没能让场内的人注意她多长时间,髭切微笑着又给亓舒递了一杯满上的茅台,少女一边红着脸和耳朵,一边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然后接过自家付丧神递过来的酒又一口闷了下去。

“所,所以说,嗝,姐姐,姐姐最讨厌了,嗝,单,...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线 第四章 母亲

阅前预警

轻微血腥描写
短小

不知是哪里的老话,心思重的人睡得差,刀刀斋就是这类典型,在必要的睡眠时间过后,一点轻微的响动就能吵醒她。在数次尝试仔细睡下去无果后,刀刀斋不得不无奈的起身看着还有些黑蒙蒙的屋外。

“辛苦了,接下来换我守夜吧,你先来睡一会儿。”

从沙发上直起身,刀刀斋对守在入口处的小夜说道。男孩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

“不再睡会儿?”

之前话说道一半就因为低烧昏睡过去,直到那一刻小夜才切身感受到为什么最初刀刀斋会让自己丢下她。这是个如字面意思般病弱的女人,在现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眼前的人什么时候病死都不会让人意外。

“恩,温度降下去了,现在睡不着。”

刀刀斋裹着军用...

【刀乱末日企划】 小夜&髭切线 番外 无可奈何

完全无视正剧的平行时间线的偶遇

一时爽

就想当次坏人

番外 无可奈何

亓舒忍耐着呕吐感和头晕,跟着髭切穿梭在废墟中,她现在急需食物和药品,直接接收了回溯军伤害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虚弱。

肚子很痛,内脏也像被搅在了一起,啊,不会物理上的搅在一起了吧?

他们已经两天没能在废弃的店铺里找到有用的物资,人们遇到灾难后搜刮物品的能力简直可怕,很多时候好没等他们来得及去商店里探个究竟,就见到远处有人拿着大包食物跑走。

至少有止痛药或者消炎药也好,要是被疼死,可能是末日里最丢脸的死法了,少女这样吐糟着自己。

“前面有家药店一样的店呢,我们去那边休息下吧。”

看着体力快到极限的主人,髭切提议道...

【刀乱末日企划】小夜线 第三章 夜晚

短小预警

第三章

冬日的夜晚是漫长的,为了不把其他遇难者和回溯军吸引过来,刀刀斋放弃了食用熟食,而是和小夜一起吃了些袋装卤味,补充了些水分,然后根据自己和小夜这一顿的食量分好了接下来几天的食物。

幸运的是,由于寒冷尸体不容易腐烂,虽然是在尸堆之上吃饭,也不会闻到太刺鼻的气味。

在夜晚来临之前小夜代替刀刀斋去搜刮了之前报废的警车,但是没发现类似弹匣的东西,看样子之前的男人们已经把能用的东西全带下车了,刀刀斋不得不遗憾的抛弃了手枪。

不过,以她的腕力开一枪就会震伤手臂吧,用不了反而是好事。

“按照地图我们的目的地,城外的废久设施和我们的所在地相差三公里。”

刀刀斋披着警察的军大衣,招...

【刀乱末日企划】小夜线 第二章 欢迎来到活地狱

阅读前言:
刀乱乙女向,末日设定
婶半黑
此章有人类相杀和轻微血腥描写

阳光,水流,温柔的手。

漂亮的女人抱着自己,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头,清风拂过,清爽的空气让自己昏昏欲睡。

女人微笑着低头看着枕在她膝上的自己,然后猛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杀人凶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刀刀斋尖叫着从石台上摔落在地,冷汗不断从颊边滑落,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濒死的鱼。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

胃里一阵翻滚,刀刀斋捂住嘴巴冲到窗户边呕吐起来,等她终于缓过神,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蓝色的袈裟。

手下积灰的窗台让她回了回神,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废久的大楼之内,不远处被雪给盖...

【末日企划 小夜线 】第一章 刀现

临近午夜,雪花从夜空中落在墨绿色的人造树梢上,装点在人造物上的彩灯因为细碎的落雪铺上了一层砂糖般的白霜,如同绘本中出现的糖果树一般。情侣们借着节庆互表真心,孩子们撒娇着希望带回精美的玩具和美味的食物。

现在是一年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圣诞节的前夜。

精心装饰的街道,美味的食物,快乐的人们,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圣诞节的到来,然而这些全部与在数天前变成杀人犯,并被关入精神病院的刀刀斋无缘。

窗外飘落的雪为她的病房增添的只有寒冷和萧瑟,从额头到鼻梁的半脸被绷带缠住,依稀可以透过边缘窥见其中丑陋的烫伤。下班的护士告诉她,就在前几日,她那因为母亲出轨自杀未遂的父亲终于再次从天台上跳了下去,而在她刺死母亲出...

© 疯子and正常人 | Powered by LOFTER